博客网 >

当你低头的瞬间——布拉格行记(二)死魂灵

请原谅我给这篇文章取了个这样的名字,也请原谅我在布拉格行记的第二篇就写到这个地方,因为,作为小资阶级的圣地的布拉格确实是太美太美了,有太多东西需要记录,可这里给我的震撼却那样难忘又难以言说,以至于我想到布拉格,竟然会不由自主的先想到这里。

其实严格意义上说起来,我今天要记述的地方并不是在布拉格。

这个地方只是个教堂而已,它有个简单明了的名字:人骨教堂。在欧洲,不可思议的看过了那么多教堂,但是这个教堂,实在是令人过目不忘。这个教堂位于布拉格以东66公里处的康塔霍拉镇(KUTNAHORA),是全世界最异类、最奇特的教堂之一。

教堂据说是纪念14世纪中叶患黑死病病人的,因此英语称之为BLACK(DEATH)CHURCH。 1369年,一次瘟疫使3万人丧生,尸骨遍地。直至1870年,一位捷克木匠雷恩特将4万人骨装饰在该教堂的殿堂中,并在墙上雕上了他自己的名字。 神学家表示,天主教视死亡为神圣的事,死后将尸身献给上帝,象征无上的赞美,故“人骨装饰品”不值得大惊小怪。另有一说法,称这些骨骸均是成年男人的,且上面有钉眼和被刀剑刺过的痕迹。

教堂外表是看似十分普通哥德式造型,但内部的装饰却都是用人骨做成的,其天花板、墙壁上尽是人骨串成的装饰品。据统计,这些饰品大约用掉一万具尸体。

教堂并不大,光线也是幽幽的。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与人骨亲密接触。触手可及的全是人骨。人骨做成的吊灯,人骨做成的烛台,人骨做成的十字架。一个转身,我就能碰到一个骷髅头,或者一节手骨。其实并不阴森的,由于有太多的游人和旅行团,相反,里面倒是充满了勃勃生气。

我,竟然并没有害怕的感觉。

我望着这些骨头,思绪飞到很远的地方去。这些骨头,原本都是些活生生的生命罢。这些骨头,原本都是有血有肉的罢。他们,都曾有过健壮的身体,有过易感的心灵,有过自己的爱恨情愁。历史的长河中,生命原来是如此短暂,只一眨眼的功夫,花谢了,河水流走了,它们都不曾为谁而停留。他们说,红粉骷髅只一线之隔。那么,还有什么是好计较的呢?那些得失成败,那些风花雪月,又有什么好计较呢?生命如此短暂,我们没有理由不好好把握。

请珍惜,请珍惜我们身边的一切。珍惜你清晨看到的每一滴露珠,珍惜你脚下的每一棵青草。请珍惜。

有一天   我抛下所有的工作和抱负
抛下所有的野心和雄心  我去观察一朵花
它在清晨的开放
整整两个小时   我眼里只有它
其实只要有它
我本来就可以幸福

 

▲小镇是古旧的,或者干脆称之为破旧。我们是沿着这条路去到人骨教堂的。天有点阴沉沉的,真是合了这人骨教堂的调子。

 

▲路的尽头就是这个人骨教堂。外表真的很普通,毫无特别之处。

 

▲但是,一踏入教堂的院墙,低头一看,郝然进入眼帘的居然就是一个石子铺成的人骨形状。

 

▲再往里走,看到的是一个个的墓碑。碑上,路上,撒满了飘落的花瓣。

 

▲墓碑。

 

▲走进教堂,抬头所看到的全是人骨。

 

▲教堂正厅。

 

▲1870年,一位捷克木匠雷恩特将4万人骨装饰在该教堂的殿堂中,并在墙上雕上了他自己的名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▲回头再望教堂,墓碑上的十字架与教堂的尖顶相呼应,很是肃穆。

<< 当你低头的瞬间——布拉格行记... / 当你低头的瞬间——布拉格行记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aegeanprague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